三月星

三分钟热度的幼稚园写手,多关照

【轰爆】不老魔女爆豪和他的乖顺龙哥轰(上)

1551重新发,发现上一篇有bug。
依旧艾特我的可爱文改 @傻柒.
请各位不要吝啬你们的评论!让我看到你们对轰爆的爱!!!!


        对于爆豪勝己来说,自己的存在是痛苦的。

  的确。

  因为他是个魔女。

  作为魔女的孩子,他将母亲留下的长袍时刻穿在身上,即使这般,也抵挡不住外人对他投去的异样目光。从他们看来,魔女所做的都是些简单而又理所应当的事情,可对于爆豪勝己来说简直就是地狱般的痛苦和哀伤。

  他的母亲,也就是上一任魔女,爆豪光己,并没有选择再诞下一个女孩子来继承这项工作。

  或者说,她根本没来得及。

  在爆豪勝己五岁的时候,他的母亲在他眼前被人侮辱并杀害了,随后被钉在十字架上活活烧死,他什么也没办法做,即使现在回想起那场面,都会心生一股痛心的无力感。

  而行刑的是当地的基督教徒,其中包括他们令人“敬爱”的神父。

  他们声嘶力竭地吼着,像得了绝症的患者,粗鲁地踹开了爆豪家的房门,闯了进去,而魔女就坐在床头,一脸平静,基督教徒所预料的反抗和恐惧,在她身上根本没有出现。

  因为她知道自己难逃一死,提前将爆豪藏在了地窖里。

  那些疯狂的教徒举着火把,一边大骂她,一边对她拳打脚踢,还一边祈求着神明的庇护,允许他们杀死这个邪恶的魔女。而他们口中所谓的魔女,正在他们的脚下,如同一只羔羊般任由他们宰割。

  到底谁才是恶魔呢。

  谁知道呢。

  “神啊,请求您赐予我们权利,让这位罪孽深重的魔女去往您的身边,净化她的心灵。”神父单手托住圣经,念道。

  小小的爆豪目睹了这一切。

  他在地窖里听着教徒的恶毒的咒骂和器物破碎的声音,害怕得发不出任何的声音,似乎连腿脚都被牢牢禁锢住了。魔女已经被几个教徒搬到了广场上,那巨大的铁钉穿透她的双手与双脚,鲜血顺着铁钉缓缓的流了出来。她被钉在十字架上,以一种近乎屈辱的形式,以示众人。

        合上那本泛黄的圣经,这位人人夸赞的德高望重的老神父轻轻合上眼睛,再次开口说道:“神啊,请您保佑她。”等他再次睁开眼睛,面前已是一片猩红火海。

        剩余的几个教徒举起了火把,他们要放火烧光这里,爆豪这才清醒过来,从另一边的出口慌忙爬了出去。

  他能看到的只是一片火海。

  他跑出了森林,冲向广场。

  在他短短的五年人生里,他从没这么害怕过,他用尽全力,跑入广场,耳畔里回荡着那些疯狂教徒的笑声。一声木头落地的声音传来,只见他们扔下手中的火把,炽热的火苗顺着十字架爬升,燃着了母亲的裙摆,她的衣袖,她的领口。一瞬间,他的眼前只剩一片明亮到刺眼的橘黄色,伴随着旁观者们的咒骂和唏嘘声。

  魔女本人,却没发出一丝声响。

  那火舌像是爬进了他的心脏,舔舐着他小小的心,心脏传来一股从没感受过的剧痛,疼得他弯了腰。不知是奔跑后的乏力还是恐惧的驱使,他跪在了地上。

  他哭了,他发誓一定要杀死这些人。

  在一行清泪划过面庞的瞬间,他醒了过来。

  又梦到了啊……?爆豪睁开了眼,望着熟悉的天花板发呆,随后捋了下杂乱的发型,似乎要将刚刚梦到的东西甩出脑子一般,晃了晃头,慢悠悠地从床上爬下。

  要做他该做的事情了。

【轰爆】不老魔女爆豪和他的乖顺龙哥轰(预告)

°对!你没有看错!
不老魔女爆豪!
非性转!!!!
真好。
我再一次挖坑。
下笔一时爽事后火葬场(×)
开玩笑的!
是分上中下篇的那种。
脑洞太大啥都能想。
上预告!
文笔渣注意。
有糖有刀!

希望各位评论区走一圈!我爱您们!!!!
我太想看评论了1551。

龙的寿命很长,能活到500岁”

轰轻轻的在爆豪耳边说到。

没关系,我会陪着你的。”

听着这话的爆豪没有抬头,他是怪胎,继承了魔女的力量,同时还有。

不老。

他清楚的知道轰焦冻的寿命长短。

他知道。

在之后的473年之内。

他会眼睁睁的看着恋人死去自己却无能为力。

清冷的月光透过阁楼的窗户照在二人的身上。像是两双洁白的翅膀。

魔女什么的,真讨厌啊。

【我英乙女】如果他们穿aj


初三狗上课走神产物
内有出/胜。
以后还有轰叭
大概。

绿谷出久——。

“唉唉唉唉唉?!亲…亲…亲”捂脸。
作为一个英雄迷,绿谷出久自然不会错过all might的周边,更何况是和他事务所联动的品牌。
标志性的金色和红色,象征了all might,以及和平的象征永不倒下,蓝色的花边衬托着主打色,充满英雄感。
沉迷各种梗的你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当然是选择。
逗逗你可爱的男朋友。
“出久,我可以踩着你的aj亲亲你吗?”
这样就有了上面那个场景。
《啊啊啊啊啊啊怎么办我要不要给她踩》《啾》
真是可爱啊,出久。
腰酸背痛的你躺在床上这样想着。

爆豪胜己——。

“哈?死女人你疯了吗?踩我鞋?”爆破ing。
作为一个变相欧厨,自然是不会错过这一款联动的美好鞋子了。
“明明和all might是同款呢…穿起来气质却完全不同…”
你眼中的欧叔。
这鞋质量。真好。
你眼中的胜己。
卧槽他怎么这么可爱穿这鞋好帅不过你能不能把裤子穿好妈耶他侧颜真好看。
当然你没有说出来。
可能会得到一枚脸红爆豪的爱的爆爆。
“胜己,我可以踩着你的aj亲亲你吗”
你问出这句话后。便后悔了。
就出现了以上的情景。
《不行…都说了不行了你别凑过来啊。》
《就一次!》
《啾》

【轰爆】囚徒4

  本章全程轰焦冻视角!!!
  重要回忆,与主线相连。
  ↓↓↓
  我叫轰焦冻。
  是一位曾经梦想成为英雄的坏人。
  高中毕业后的我本可以选择继续深造或者直接进入职场。
  而我选择去外国进行学术交流。
  说好听了是学术交流,其实就是为了远离安德瓦。
  我曾经问过爆豪,要不要一起走。
  他拒绝了我,并且在大学毕业之后成为了一名职业英雄。
  我在国外碰到了打着同样借口为了出国玩玩的切岛。
  在他的事务所成立两年后我回国了。
  本来以为自己已经放下了爆豪可以寻找新生活了。
  当我在街上看到他的事务所,看到他认真检查装备的时候,我压抑了六年的感情瞬间喷薄而出,胸口的阵痛提醒我我没有放下他,反而在这六年间更爱他了。
  我恨不得把他据为己有。
  我也的确这么做了。
  我知道自己强行带不走他,就和我现在所在的组织合作,将爆豪绑到我这里。
  这也正对他们的胃口,他们的目的是破坏这个英雄社会,自然要从各个英雄下手。
  他们在市区制造慌乱,而我趁爆豪和他们打的不可开交时趁机绑架。
   他被我带到了那栋大楼里。
  我也终于不用忍受思念的折磨,不用再服用那令人憎恶的药物。
  爆豪胜己,他终于属于我了。
  当他们提出用爆豪做实验时,我极力反对,却毫无用处,我只能开始让他恨我,不,好像已经在恨了吧,然后想一个对他伤害最小的方式。
  我感受到了自己的渺小,无力。
  自己是多么的没用,连自己最爱的人都不能保护。
  那一晚,我躺在床上,脑子一片混沌,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也没有睡意,就这么躺到天亮。
  等再张口时,我的嗓子已经沙哑的不允许我再说话了。
  这具身体总能提醒我我有多么的弱小。
  眼角的湿润蔓延到脸上。
  下雨了。
  坐在屋子里的我这样想着

这里三月星!
可以叫我老三月(什么。
下面是沙雕的介绍。(不
我!老三月!是海米!
还是轰爆女孩!
切爆也吃!
大多数小英雄的cp都能接受!
雷点有!
❌雷点胜茶。
剩下大概就没有了。
每天都是吹爆轰总的一天💖
我是一个快乐的不快开学不勤奋产粮的孩子。
奇怪的习惯(小声逼逼。)
下面介绍我三次!!
三次好感白敬亭
没了。
以上!
老三月的个人介绍.
耶。

真好(。

dongio:

这就是我xxxx
转载随意(*´╰╯`๓)♬

【轰爆】囚徒3

  爆豪胜己感受到后颈一阵剧痛,随即晕了过去。
  某地下研究所。
  “亏你能想到用冰冻植入芯片,这样对他的大脑伤害最小了。”
  “嗯。”轰焦冻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让他出去吧。”
  听到这话时轰焦冻一愣,脚下动作随之停止。
  “好。”细汗充斥着手心,踏着略显摇晃的步伐出去,刚关上门就靠在墙壁上,活似离开了水的可怜鱼儿。
  “爆豪…”他皱起眉,他走进那栋有着他最爱的人的楼。
  “去吧,爆豪。到市区去吧。”他解开了爆豪胜己的铁链,一把把他推出门去。
  他呆愣的走着,直到看到了人群之后,他再也无法控制在体内叫嚣的杀戮的欲望。
  一时间血肉横飞,人们的惨叫声不绝于耳,慌张的人们只想着远离这个可怕的杀戮机器。
  爆炸声,惨叫声,看到亲人被杀死悲痛欲绝的哭泣声,血液溅出的声音,孩子们的恐惧,盘旋在这座昔日盛产英雄的城市上空。
  轰就站在他身后,看着他在人群中穿梭,打破一个又一个美满的家庭。
  “爆豪…好了…”轰走上前去,拉住爆豪“警察就要来了,我们回去吧。”他实在看不下去他痛苦的模样,明明自己不想这样的。
  轰溶解掉了吸附在他脖子上的控制芯片,爆豪本无聚焦的眼镜逐渐清澈。
  他听到了人们的惨叫,哭泣,感受到了自己手上温热的触感,他有点颤抖,看向了自己的双手,手上不能再明显的血迹提醒着他,他杀了人,不止一个。
  看到身后的轰焦冻明白了什么,挥拳向他打去。
  “半边混蛋!你到底做了什么!”
  轰没有躲闪,结结实实的挨了爆豪一拳。
  “对不起。”
  “混蛋!”
  爆豪一拳一拳打在轰身上,他低着头,也不还手也不躲闪。
  “警察快来了…爆豪…”
  说着他把爆豪的手脚冻了起来,跑到接应的车上。
  “抱歉。”他轻轻在他的耳边一句,随后关上了车门。
  “喂!半边混蛋!放开我!”
  后脑受到猛烈的撞击,眼前逐渐模糊,瘫倒在车里。
  “这样好吗,轰?”坐在驾驶座的红发少年回头询问。
  轰闭上了眼睛,示意自己不愿回答。
  那红发少年轻笑一声,扭头将墨镜带上,用力踩下油门,在响亮的警笛声中冲向郊外。
  “测验成功,无排斥问题。”
  不知何时轰拿起了曾经和爆豪一起选的那部手机,打给不知何人。
  “还不换啊。”那红发少年调侃着他,用一个漂亮的漂移甩开了尾随的三辆警车。
  “切岛,别开玩笑了。”轰焦冻眉头紧皱,看着昏迷的爆豪胜己胸腔内一阵绞痛。
  本就皮肤白的轰焦冻,再加上病态的白色,显得有些恐怖。
  “你本可以不来抓我的。”

再次求赞求关注求评论(臭不要脸ing)

【轰爆】囚徒2

  等到那间屋子再次打开门的时候,已经是傍晚。
  守卫端着热腾腾的饭菜走进屋子。
  爆豪胜己发出一声冷哼,先前眼中的愤怒更甚。
  那守卫将手中的饭菜放下,解开了爆豪胜己的手铐,席地而坐,“吃吧。”他看着爆豪胜己,若有所思。
  以他爆豪胜己的性格会吃吗?答案显然是不会,但是他爆豪胜己不是傻子,他总有要跑出去的一天,到时候没有体力就完了。
  不屑的撇了一眼那守卫,拿起餐盘开始狼吞虎咽,期间还不忘观察四周的情况。
  等守卫拿着空空如也的餐盘出去,将门锁上,爆豪胜己的脑子开始疯狂的转动。
  轰焦冻每天都会来看他一次,时间根据他的行程而定,门口的守卫的个性并不明确,他也并不清楚这到底是哪里,最棘手的还是将他禁锢这破椅子上的铁链。
  他说过个性对它无用,那只能慢慢磨断它。
  这个半边混蛋,想好了一切对策啊。
  在对面大楼里坐着的轰焦冻,回忆起了他们一起上学的日子,也是他第一次有把爆豪胜己留在自己身边,不跟任何人接触的想法。
  报到前他不经意间看到了入学考试的成绩排名。
  并且牢牢地记下了那个吸引他目光的那个男人的名字。
  爆豪胜己。
  后来他甚至不惜动用一切力量去调查爆豪胜己,他想知道他的一切。
  想让他永远留在自己身边。
  当时这个想法把轰焦冻吓了一跳,他甩甩头,想打消这个念头,可说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欲望越来越强,甚至到了几乎无法控制的程度。上课时无时无刻不盯着爆豪胜己,就连放学时也会跟踪他,他曾经一次又一次问自己到底怎么了,直到他跟踪爆豪胜己到一个小巷子,才明白了自己的感情。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一个普通科的女生给爆豪胜己写了一封信,叫他放学后到操场上,可是他没看,径直走在回家的路上,那女生意识到这一点后便抄近路堵在爆豪胜己回家的必经之路,将他拽进小巷里。
  “爆豪同学,我喜欢你,请和我在一起!”
  跟在爆豪身后的轰焦冻听到这话时,瞳孔瞬间放大,随后便是喷薄而出的愤怒,和对爆豪的占有欲,在爆豪拒绝了那个女生的后一天,那个女生再也没来上过学,据说是得了重病,不过,结果大概只有轰焦冻知道吧。
  他叹了口气,捏爆了手中的玻璃杯,献血顺着指尖流下来,他看着自己的血液一滴一滴的滴落,仿佛感觉不到任何痛感。
  “又想起来了这种事啊…”轰焦冻甩掉手上残留的玻璃渣,走向了爆豪胜己所在的那栋大楼。
  像是惯例一样,还是一进去就开始释放冷气,可这次更甚,他把整栋大楼都冻住了。
  打开已经被踹的变形,留下了清晰的他的鞋印的门,再给爆豪解冻。
  “真不想给你解冻…冻着的时候多么美啊…爆豪。”
  “你个变态!”爆豪胜己挣扎着,冲他吼着。
  轰焦冻一抬手,火焰直冲爆豪而去,他才老实下来。
  好像,有什么不对劲。

我要臭不要脸的求关注了!
突然厚脸皮ing。
有想加我QQ的小可爱吗我真的开始不要脸了hhhhhh
QQ:1538803647
没人加我就尴尬了。
hhhhh

【轰爆】囚徒1

   “呐,爆豪,被人绑在椅子上不能动弹的感受不好吧。”纯水泥制的屋子里只能从窗户中投进来几缕阳光,那男人西装革履的站在阳光经过的地方,手中的烟还未熄灭,光影感在他身上体现到了极致,精致的足矣令一条街外的所有女性为之疯狂。
  “半边混蛋,快tm放我出去!”铁链由于震动晃的哗哗作响,那被绑起来的男人身上的衣服,不,已经不能叫衣服了,只是几条布而已,并且早已奄奄一息,却还是说着和情况不符的话。
  “还是这么不乖呢…你就没想过不来抓我吗?…胜己。”男人说着走到爆豪胜己的面前,勾起了他的下巴,在他耳畔轻道“I love the smell of gasoline.”说着将未灭的烟头按在爆豪的大腿根部。
  他爆豪胜己是那老实听话的人吗?
  在烟头接触到他的一瞬间抬腿踹向轰焦冻。
  “哦呦,真是危险呢,我的小胜己。”轰焦冻灵敏的向后一跳,正好跳到刚刚进来时的位置,说着扔掉已经灭了的烟头,推了推有些下滑的镜框。
  “嘶……滚蛋!你想废了我吗?幸好老子反应快。”
  是的,多亏了爆豪胜己那异于常人的反应能力,否则那滚烫的烟头将会按在他的重要部位上。
  爆豪胜己看了看已经烫起泡的大腿正中央,嫌弃的啐出一口带着血沫的口水,再次用力抻拉铁链。
  “没用的。”那可是专门加固的铁链,而且个性对它毫无用处。
  轰焦冻说着,转身踢开了铁门。
  “我们下次再见了,小爆豪。”
  直接无视身后人的怒吼,大手一挥将门。扣上,撇了一眼在门口战战兢兢的守卫,朱唇轻启“去厨房把特制的饭端过来,要看着他吃完。”
  “是!焦冻少爷!”那守卫敬了一个极其不标准的军礼,浑身都在打颤。
  这也不能怪他。
  自从轰焦冻走进这座大楼时便开始释放冷气,现在大概已经零下二十度了。
  而现在正值夏季,守卫也只穿了一件单衣。
  要不是因为爆豪胜己的个性,大概早就被冻死了吧。
  
  
  危险总能让我兴奋呢,让我更加期待你的表现了呢,爆豪胜己。躲在窗口的男人听着爆豪胜己的怒吼,轻笑一声,一跃而下。

【轰爆】囚徒-预告

这里新人三月星。
文的预告了解一下?
黑化轰总注意。
后期黑化咔酱注意。
r向!!!!
r向!!!!
r向!!!!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有囚禁。
英雄咔酱×坏人轰总。
接下来是预告环节!!!!

预告。
“半边混蛋!放我出去!”
“呵,小爆豪还真是心急呢,我还要好好品尝你呢。”
“哈…嗯…滚蛋…”
“I love the smell of gaso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