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星

三分钟热度的幼稚园写手,多关照

【我英乙女】和他们一起看春晚



沙雕脑洞。不喜勿喷

内含绿/爆/轰/切



绿谷出久。

在这个优秀的时代,我国春晚当然要与时俱进,请来了优秀的欧尔麦特先生!
“哦哦哦哦哦哦出久欧尔麦特出来了啊啊啊啊啊啊我的天。”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欧尔麦特!”
偏头一撇,他穿着欧尔麦特同款的披风,拿着手办,活像疯狂的小迷妹。
“噗~”
「你怎么回事小老弟(不)」

爆豪胜己。

他自然是懒得看春晚的。
只不过就是在欧尔麦特出场的时候睁开眼看了。
一小会。
剩下的时间是靠在你肩上睡觉的乖巧(?)胜己啊!!!
死了。
「胜己…我肩酸。」
「闭嘴。」

轰焦冻。

自然是和你一起乖乖的看春晚了
「听说是习俗,要好好遵守。」
可爱爆了叭我们轰轰。

切岛锐儿郎。

“!!!!切切你快看我爱豆出来了啊啊啊啊啊。”
“…我觉得还是我比他更喜欢你啊…”
“什么??”
“没事…”
是一个十指相扣的脸红小男孩了

【利威尔×你】公主与骑士的故事

送给朋友的生贺!
@利妹
爱您!

以下正文!!!

  我家的先生还是我的护卫骑士的时候和我说过一句话。
  我站在城门的入口。从里面飘出来的彩带扬扬洒洒的撒在我身旁的地面上,
  一面光鲜亮丽,一面黯然失色。
  他单膝下跪,保持着骑士最后的尊严。
  “公主,这一路上我为你斩断恶龙的头颅,护你周全。
  这是最后一程了,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在下告退了。”
  我转头看了一眼期待着我奔向他的王子,摇了摇头。
  继而奔向已经转身的骑士。
  “你愿意…娶我吗?”
  答案是肯定的。
  后来在回国后,父亲笑着应允了我们二人的婚事,我有些惊讶,在他不在的时候偷偷问过父亲。
  “我本来就是想让你们结婚的,只是磨练一下感情而已。”
  我笑了笑,轻轻关上门,听到里面传来的声音。
  “利威尔,你要珍惜她啊。”
  “我会的,岳父殿下。”
  订婚是在皇家教堂。
  那是一个温暖的春天。
  教堂外街的樱花一片一片被风剥落,像是闪着柔和的白光。
  他从背后捂住我的眼睛。
  “最美的是你。”
  他出去了,留下的只剩下我砰砰直跳的心脏。
  结婚是在秋天啊。
  原因是夏天太热,冬天太冷。
  他怕我穿婚纱会不舒服。
  花童拉着我的裙摆,我走向他。
  “我爱你。”
  他小声说到
  随即亲吻我的额头。
  “我也爱你。”
  

【茂灵】专属灵

  无能力paro!
  
  最近影山茂夫有个不大也不小的烦恼。
  他发现了一个“人”。
  一个别人看不见的“人”
  准确来说应该是灵吧。
  他这样想过。
  那个灵的名字叫灵幻新隆,是一个生前自称灵能界新星的人呢。
  影山发现他是在一个秋天的晚上。
  他正窝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磕着最喜欢的薯片,尽管是赤脚也没有一丝穿鞋或者盖个毯子的意愿。
  “喂,这样会感冒的哦。”
  他一激灵,猛地转头,却没看到人。
  正疑惑着,被人一拍肩膀。
  “我在这里哦。”
  「影山茂夫向您发出了愣神攻击。」
  「愣神无效。」
  他一个从没见过灵的人差点吓吐,是真的吓吐。
  他伸手戳了戳灵幻的脸,被灵幻一脸嫌弃的拍下去。
  (有有有有触感!)
  “笨蛋,这不是当然的吗。”
  “????”
  “我可以听到你的心声。”
  “哇…”
  一瞬间组织不上语言的他,只能发出了一声感叹。
  他又眨了眨眼。
  突然不知想到了什么,从厨房里拿出了大蒜。
  傻乎乎的在灵幻面前晃了晃。
  “你不怕吗?”
  “…”
  “你不如用催眠术拳击来的有效。”
  影山皱了皱眉,不明所以。
  “算了说了你也不懂。”
  灵幻径直走向他家的冰箱,顺手的套出一罐可乐,一饮而尽。
  ——
  影山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转天上午10点多了,他揉揉眼睛,看着躺在他身旁的男人,愣了一会。
  努力回想了他叫什么。
  “灵幻桑?”
  躺在床上还做着美梦的灵幻揉了揉眼睛,答应了一声。
  “嗯…?”
  “该起床了。”
  灵幻撇了撇嘴,暗自吐槽这个人没有点情商。
  还要不要现在告诉他自己其实是他的专属灵呢。
  今天又是灵幻新隆纠结的一天。

鸣佐 蓝色之恋

  新人入坑作!
emmm写的不好多担待。

分享スキマスイッチ的单曲《奏 (かなで) (かなで)》: http://music.163.com/song/28409128/?userid=380814162 (来自@网易云音乐)
配乐啦啦啦。

      现代paro。

  大概是糖吧。
  你走的时候,我心真的很痛。
                                   ——题记
  秋天的下午三时,还有些暑气,微凉的风拂过千家万户,吹进火车站的却格外冰冷。
  鸣人就傻傻的陪着佐助站着,像有人扼住了喉咙一样无法说话。
  佐助也只是站着,望向前方。
  候车大厅人生喧嚷,有离别的哭声,有久别重逢的喜悦声音。
  他们两个人格格不入的坐在冰冷的椅子上,心里各自有着想法。
  “呐,佐助。”
  鸣人鼓起勇气的一句话,他从没觉得他的名字如此难说出口。
  “吃吧。”
  他递过去的是一个未开封的汉堡。
  佐助转过头来,看着他的眼睛。
  曾经装满了自信和喜悦的眼睛。
  只为他一个人而悲伤。
  他轻笑,没有接过汉堡,反而握住了鸣人的手。
  鸣人张了张嘴,却被佐助暗示不要说话,老老实实的闭上了嘴。
  “我这一走,大概不会回来了。”
  「他总是能平静的说出让人难受的话呢。」
  “所以我有话想和你说。”
  之后沉默了很久,不知是佐助在考虑怎么说,还是不知道如何面对鸣人。
  “你去娶雏田吧。
  你等不来我了。”
  鸣人早知道会是这个结果,却在他说出来的一刻捏紧了拳头。
  “…”
  他没有回答。
  “列车k13进站,请乘坐k13的乘客到b21号检票口检票上车,请不要拥挤。”
  清冷的机械女声回荡在大厅,佐助站起身,拎起行李,把鸣人按在座位上。
  “你别跟过来。”我怕我会忍不住留下来。
  鸣人低着头,看着佐助走远,检票,进站。
  他还是没忍住。
  在上车之前流眼泪了啊。
  佐助。
  “佐助!”
  他回头,脸上的泪珠还没来得及擦干。
  “我会一直等你的!”
  “不管你回不回来!”
  “再见啊!”
  他拼命吼着,身后飞奔而来的工作人员卡住他,他没有挣扎。
  他飞奔进车厢,坐到位子上。
  望着窗外的风景,眼泪决堤。
  “嗯。”
  算是回答他了吧。

【轰爆】不老魔女爆豪和他的乖顺龙哥轰(上)

1551重新发,发现上一篇有bug。
依旧艾特我的可爱文改 @傻柒.
请各位不要吝啬你们的评论!让我看到你们对轰爆的爱!!!!


        对于爆豪勝己来说,自己的存在是痛苦的。

  的确。

  因为他是个魔女。

  作为魔女的孩子,他将母亲留下的长袍时刻穿在身上,即使这般,也抵挡不住外人对他投去的异样目光。从他们看来,魔女所做的都是些简单而又理所应当的事情,可对于爆豪勝己来说简直就是地狱般的痛苦和哀伤。

  他的母亲,也就是上一任魔女,爆豪光己,并没有选择再诞下一个女孩子来继承这项工作。

  或者说,她根本没来得及。

  在爆豪勝己五岁的时候,他的母亲在他眼前被人侮辱并杀害了,随后被钉在十字架上活活烧死,他什么也没办法做,即使现在回想起那场面,都会心生一股痛心的无力感。

  而行刑的是当地的基督教徒,其中包括他们令人“敬爱”的神父。

  他们声嘶力竭地吼着,像得了绝症的患者,粗鲁地踹开了爆豪家的房门,闯了进去,而魔女就坐在床头,一脸平静,基督教徒所预料的反抗和恐惧,在她身上根本没有出现。

  因为她知道自己难逃一死,提前将爆豪藏在了地窖里。

  那些疯狂的教徒举着火把,一边大骂她,一边对她拳打脚踢,还一边祈求着神明的庇护,允许他们杀死这个邪恶的魔女。而他们口中所谓的魔女,正在他们的脚下,如同一只羔羊般任由他们宰割。

  到底谁才是恶魔呢。

  谁知道呢。

  “神啊,请求您赐予我们权利,让这位罪孽深重的魔女去往您的身边,净化她的心灵。”神父单手托住圣经,念道。

  小小的爆豪目睹了这一切。

  他在地窖里听着教徒的恶毒的咒骂和器物破碎的声音,害怕得发不出任何的声音,似乎连腿脚都被牢牢禁锢住了。魔女已经被几个教徒搬到了广场上,那巨大的铁钉穿透她的双手与双脚,鲜血顺着铁钉缓缓的流了出来。她被钉在十字架上,以一种近乎屈辱的形式,以示众人。

        合上那本泛黄的圣经,这位人人夸赞的德高望重的老神父轻轻合上眼睛,再次开口说道:“神啊,请您保佑她。”等他再次睁开眼睛,面前已是一片猩红火海。

        剩余的几个教徒举起了火把,他们要放火烧光这里,爆豪这才清醒过来,从另一边的出口慌忙爬了出去。

  他能看到的只是一片火海。

  他跑出了森林,冲向广场。

  在他短短的五年人生里,他从没这么害怕过,他用尽全力,跑入广场,耳畔里回荡着那些疯狂教徒的笑声。一声木头落地的声音传来,只见他们扔下手中的火把,炽热的火苗顺着十字架爬升,燃着了母亲的裙摆,她的衣袖,她的领口。一瞬间,他的眼前只剩一片明亮到刺眼的橘黄色,伴随着旁观者们的咒骂和唏嘘声。

  魔女本人,却没发出一丝声响。

  那火舌像是爬进了他的心脏,舔舐着他小小的心,心脏传来一股从没感受过的剧痛,疼得他弯了腰。不知是奔跑后的乏力还是恐惧的驱使,他跪在了地上。

  他哭了,他发誓一定要杀死这些人。

  在一行清泪划过面庞的瞬间,他醒了过来。

  又梦到了啊……?爆豪睁开了眼,望着熟悉的天花板发呆,随后捋了下杂乱的发型,似乎要将刚刚梦到的东西甩出脑子一般,晃了晃头,慢悠悠地从床上爬下。

  要做他该做的事情了。

【轰爆】不老魔女爆豪和他的乖顺龙哥轰(预告)

°对!你没有看错!
不老魔女爆豪!
非性转!!!!
真好。
我再一次挖坑。
下笔一时爽事后火葬场(×)
开玩笑的!
是分上中下篇的那种。
脑洞太大啥都能想。
上预告!
文笔渣注意。
有糖有刀!

希望各位评论区走一圈!我爱您们!!!!
我太想看评论了1551。

龙的寿命很长,能活到500岁”

轰轻轻的在爆豪耳边说到。

没关系,我会陪着你的。”

听着这话的爆豪没有抬头,他是怪胎,继承了魔女的力量,同时还有。

不老。

他清楚的知道轰焦冻的寿命长短。

他知道。

在之后的473年之内。

他会眼睁睁的看着恋人死去自己却无能为力。

清冷的月光透过阁楼的窗户照在二人的身上。像是两双洁白的翅膀。

魔女什么的,真讨厌啊。

【我英乙女】如果他们穿aj


初三狗上课走神产物
内有出/胜。
以后还有轰叭
大概。

绿谷出久——。

“唉唉唉唉唉?!亲…亲…亲”捂脸。
作为一个英雄迷,绿谷出久自然不会错过all might的周边,更何况是和他事务所联动的品牌。
标志性的金色和红色,象征了all might,以及和平的象征永不倒下,蓝色的花边衬托着主打色,充满英雄感。
沉迷各种梗的你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当然是选择。
逗逗你可爱的男朋友。
“出久,我可以踩着你的aj亲亲你吗?”
这样就有了上面那个场景。
《啊啊啊啊啊啊怎么办我要不要给她踩》《啾》
真是可爱啊,出久。
腰酸背痛的你躺在床上这样想着。

爆豪胜己——。

“哈?死女人你疯了吗?踩我鞋?”爆破ing。
作为一个变相欧厨,自然是不会错过这一款联动的美好鞋子了。
“明明和all might是同款呢…穿起来气质却完全不同…”
你眼中的欧叔。
这鞋质量。真好。
你眼中的胜己。
卧槽他怎么这么可爱穿这鞋好帅不过你能不能把裤子穿好妈耶他侧颜真好看。
当然你没有说出来。
可能会得到一枚脸红爆豪的爱的爆爆。
“胜己,我可以踩着你的aj亲亲你吗”
你问出这句话后。便后悔了。
就出现了以上的情景。
《不行…都说了不行了你别凑过来啊。》
《就一次!》
《啾》

【轰爆】囚徒4

  本章全程轰焦冻视角!!!
  重要回忆,与主线相连。
  ↓↓↓
  我叫轰焦冻。
  是一位曾经梦想成为英雄的坏人。
  高中毕业后的我本可以选择继续深造或者直接进入职场。
  而我选择去外国进行学术交流。
  说好听了是学术交流,其实就是为了远离安德瓦。
  我曾经问过爆豪,要不要一起走。
  他拒绝了我,并且在大学毕业之后成为了一名职业英雄。
  我在国外碰到了打着同样借口为了出国玩玩的切岛。
  在他的事务所成立两年后我回国了。
  本来以为自己已经放下了爆豪可以寻找新生活了。
  当我在街上看到他的事务所,看到他认真检查装备的时候,我压抑了六年的感情瞬间喷薄而出,胸口的阵痛提醒我我没有放下他,反而在这六年间更爱他了。
  我恨不得把他据为己有。
  我也的确这么做了。
  我知道自己强行带不走他,就和我现在所在的组织合作,将爆豪绑到我这里。
  这也正对他们的胃口,他们的目的是破坏这个英雄社会,自然要从各个英雄下手。
  他们在市区制造慌乱,而我趁爆豪和他们打的不可开交时趁机绑架。
   他被我带到了那栋大楼里。
  我也终于不用忍受思念的折磨,不用再服用那令人憎恶的药物。
  爆豪胜己,他终于属于我了。
  当他们提出用爆豪做实验时,我极力反对,却毫无用处,我只能开始让他恨我,不,好像已经在恨了吧,然后想一个对他伤害最小的方式。
  我感受到了自己的渺小,无力。
  自己是多么的没用,连自己最爱的人都不能保护。
  那一晚,我躺在床上,脑子一片混沌,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也没有睡意,就这么躺到天亮。
  等再张口时,我的嗓子已经沙哑的不允许我再说话了。
  这具身体总能提醒我我有多么的弱小。
  眼角的湿润蔓延到脸上。
  下雨了。
  坐在屋子里的我这样想着

这里三月星!
可以叫我老三月(什么。
下面是沙雕的介绍。(不
我!老三月!是海米!
也看火影!
还吃鸣佐!
还是轰爆女孩!
切爆也吃!
大多数小英雄的cp都能接受!
雷点有!
❌雷点胜茶。
剩下大概就没有了。
每天都是吹爆鸣佐的一天💖
我是一个快乐的不快开学不勤奋产粮的孩子。
奇怪的习惯(小声逼逼。)
下面介绍我三次!!
三次好感白敬亭
没了。
以上!
老三月的个人介绍.
耶。

真好(。

dongio:

这就是我xxxx
转载随意(*´╰╯`๓)♬